网上感情“馅饼”其实是骗钱陷阱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|来源:北京晚报|专栏:风险提示

“宝贝你不懂没关系呀,跟着我就行了呀,爱你……”

  看到这样甜蜜的对话,26岁的孟菲菲对着手机露出幸福的笑容。然而,她邂逅的并非是一场美丽的爱情,而是“杀猪盘”骗局的深渊。

  与孟菲菲一样,许多人在陌生网友的感情攻势之下沦陷,进而被引诱,为“投资”“副业”等名目向网友转账汇款,直到对方突然消失才恍然大悟。记者调查发现,类似骗局背后有团伙操控,形成黑色产业链,且存在“案中案”骗局。

  案例

  谈恋爱遭遇“杀猪盘”

  2020年10月18日,对于大多数人是一个正常的日子,而对孟菲菲来说是惨痛的开始。

  那天,刚刚失恋的孟菲菲在微博上发了一条“征婚帖”,原本是单纯的聊天交友,没想到却来了一个“帅哥”袁袁。面对孟菲菲,袁袁表现得非常热情,自我介绍详细,自称都在同一城市,还让孟菲菲添加了其社交账号。

  “宝贝,让我们放下过去……”一开始,袁袁就发起了猛烈的感情攻势。孟菲菲说,刚失恋的自己原本只是想找人聊聊天,却在软磨硬泡下逐渐相信了他。

  突然有一天,声称在软件公司工作的袁袁向孟菲菲提起,自己从事的副业赚了不少钱。10月26日,袁袁再次向孟菲菲提到了副业,说要给她出一个“520”或者“1314”的计划书。孟菲菲这次没有多想,按照袁袁给的二维码投了520元,“想着也不多,结果平台显示赚了100元……”

  随后,数千元、85000元……孟菲菲在袁袁的引导下,胆子越来越大,投入越来越多,钱不够还去网上贷款。有一次孟菲菲钱不够时,袁袁还“资助”了两万元到其平台账户中。“我贷了不少钱,分三次打给三个不同账户,投到了他给的平台里。”然而有一天,袁袁突然告诉孟菲菲,最近“走势有点问题”,要赔钱了。

  自此,袁袁开始变着方法安慰孟菲菲。数日后,孟菲菲才从“安慰”中醒悟,前去报警。“时间太长了,我的那笔钱可能已经转走了。原来,他安慰我就是为了稳住我不报案。”孟菲菲说,看到如今还是在线状态的袁袁,她十分心痛,期待警方能够早日破案。

  不少人有过与孟菲菲相似的遭遇,而此类骗局被称为“杀猪盘”。记者发现,在新浪微博中有一个“消灭杀猪盘”的话题,不少网友在此话题下写出自己被骗的经历或情形。从网友的经历来看,骗子往往会以“投资”“副业”“项目”“彩票”等形式引导受骗者转钱。

  起底

  自搭平台团伙作案

  调查中,不少“杀猪盘”骗局受害者表示,自己遇到的骗子头像等基本信息全是虚构。而在网络上,也有受害者指证一些诈骗者“疯狂撒网”,同时活跃在多个社交平台寻找下手目标。

  “普通人在当时的情况下很难分辨真假,回过神来一切都晚了。”另一名“杀猪盘”受骗者小丽说,自己报警的那一天,警察在查阅相关信息后,直接告诉她遇到了“杀猪盘”,但自己却不相信。

  “我当时还替他说好话,报完警后我要他发个语音,他没理我。”小丽表示,当时警察告诉她对方是骗子,她看到的对方头像和身份信息都是假的。

  记者翻阅微博“消灭杀猪盘”话题发现,不少受骗者除了吐露自己被骗的经历外,还发帖指证一些“杀猪盘”骗子在多个平台“包装”自己,开展诈骗活动,甚至相同头像被不同人使用。在网友晒出的疑似“杀猪盘”嫌疑人中,同一人确实在不同社交平台注册账号并向网友发送信息。

  在网络论坛上,还有网友发出令人触目惊心的“杀猪技术”。以网络流传的一份“最新杀猪攻略”为例,封面总共分为四个部分,依次是包装、聊天、钓大(鱼)以及附录。而在“附录”中,则包含更精准的行骗模式,包括大龄剩女特点、单身男特点等。

  “办理类似‘杀猪盘’案件难度很大,涉案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。不仅个人信息是假的,犯罪分子用来行骗的平台也可以租、买或者自己搭建。”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反诈中心负责人王晓骥介绍,“杀猪盘”案件背后往往有团队力量支撑,团队成员分工明确。“受骗者‘投资’的软件也好、平台也好,实际上都是骗子自己的。平台有买有租有自己做的,这背后有一条黑色产业链,连手机卡、银行卡都可以通过非法渠道买到。”

  陷阱

  求救反遇二次诈骗

  记者调查发现,一些“杀猪盘”受骗者会在网络上寻找共同遭遇的网友,组团相互鼓励、支持。

  “这两年很多人都被‘杀猪盘’了。我手头有好几个群。”一名被“杀猪盘”骗局诈骗的博主向记者介绍,自己加入了多个受骗者维权群。“有的群里人数上百人,大家都是被骗的。”该博主介绍,平时大家会在群里交流被骗经过、案件进展等情况,也少不了互相鼓励和支持。

  然而,也有不法分子趁此机会伪装为受骗者,声称认识“黑客”可以追回损失,让受骗者陷入二次受骗的陷阱。

  “骗子会在一些受骗者的平台上潜伏,我就被骗了。”孟菲菲说,当自己遭遇“杀猪盘”报案后不久,在网络上遇到一名叫“三昧空间”的网友,该网友称自己也被“杀猪盘”诈骗,通过“黑客”已经将钱追回。由于追钱心切,她加上了该网友给她的QQ号,简单说明情况后,该“黑客”要求其缴纳2000元的“服务费”,而后才开始操作。

  “已经黑到了83000元!但你要先转16000元给我们公司的IT部门。”不久之后,该名“黑客”迅速回复说。孟菲菲没有多想,又向其转过去16000元。此后,各种需要缴纳的费用变着花样再次袭来,且又声称马上可以提现,要孟菲菲继续向另一个平台的账号里缴费。“我付给他们最后一笔钱是11月26日了,我突然觉得他们是不是也在骗我?”孟菲菲说,此后自己果断报案。她怀疑,网友“三昧空间”和“黑客”是同一个人分饰两角,自己遭遇了二次诈骗。

  当孟菲菲将个人经历发上网络后,没成想也有遭遇“杀猪盘”骗局的网友站出来,表示自己同样被所谓“黑客”二次诈骗。

  2020年9月,杭州市余杭区检察院对一起“黑客”诈骗案提起公诉。此案中,两名被告通过此类作案方式,以“每次收取追回资金总额的20%作为手续费,提现审核通过后先支付10%”为名,先后从4名受害人处骗得15万余元。最终,法院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何某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,被告人吴某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。

  提醒

  网络交友没有“馅饼”

  “目前,在国内活跃的类似‘杀猪盘’已经被打击得差不多了,现在他们主要盘踞在国外,尤其是缅北地区。”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反诈中心负责人王晓骥说,“杀猪盘”骗局存在隐蔽性较强、涉案金额多、打击难度大等特点,全国各地公安部门都在努力攻克这类犯罪行为。

  王晓骥提醒市民,网络是虚拟世界,交友要慎重。牢记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,不要轻信网络上对方许下的承诺。平常在网络的陌生人交友活动中,大家也要有底线,不能轻易产生经济往来或者随便转钱借钱给对方,做到对甜言蜜语不听、不信、不轻易转账。如果确实需要出借钱财,也一定要及时核实对方的信息。

  一旦遭遇骗局,要保存好相关证据,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。王晓骥同时呼吁广大网民,涉及“杀猪盘”骗局案件的侦查过程持续时间长,侦破难度较大,警方要做大量的调查、核实和取证工作,呼吁网友给警方破案一些时间和耐心。此外,市民也要及时学习防诈骗知识,提升自我风险意识,“一起把精力放在预防上,被骗者才会越来越少。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